55.5%受訪者建議校方利用學校平臺為學生尋求優質實習機會
  什么原因讓學生對學校安排的實習不滿意?民調顯示三大主因是培訓講課走過場(47.3%)、不尊重學生意愿(45.6%)和工資低(44.6%)。此外還有可能存在校企利益鏈(41.0%)、硬件環境差(36.7%)、伙食差(35.3%)、存在安全隱患(34.1%)、實習與專業不對口(29.3%)和實習工作缺乏技術含量(27.4%)等。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  實習是大學生步入社會前,提前了解工作環境、鍛煉自身技能的主要途徑。比起書本知識,實習過程中積累的經驗教訓對學生未來發展同樣重要。一些高校會通過“將實習計入總學分”等方式要求學生參與實習。有人覺得,這是一種嚴厲的愛,但也有人認為,這樣會限制學生的自由發展。
  日前,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,對2021名受訪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,50.0%受訪者在大學期間遇到過強制實習,55.5%的受訪者建議校方利用學校平臺為學生尋求優質實習機會。
  受訪者中,00后占0.8%,90后占24.4%,80后占54.8%,70后占14.8%,60后占4.0%。
  41.6%受訪者支持強制實習,43.5%受訪者不支持
  北京某985高校大四學生董云晨表示,學院曾在大二暑假時統一組織到南京實習。“實習結束后,需要提交一份總結報告,最終會被計入學分”。
  本次調查中,50.0%的受訪者在大學期間遇到過強制實習的情況,38.2%的受訪者沒有,11.9%的受訪者表示不好說。
  “我挺喜歡學校組織的實習活動,也能看出學校投入了很大的人力物力。”董云晨介紹,在南京實習期間,學校統一為同學訂了酒店,報銷了來回路費,租了大巴車每天按時接送,還配有兩名帶隊老師。
  濟南某高校的大四學生李躍迎則不喜歡學校安排的實習。“我正在備戰考研,每一天都很寶貴。但學校卻要求每個人暑假至少參加一個月實習,這讓我有些進退兩難”。
  數據表明,41.6%的受訪者支持強制實習,43.5%的受訪者不支持,14.9%的受訪者表示不好說。
  “我覺得學校要求學生參加實習沒有什么問題,”董云晨說,“但應該提升實習活動的品質和吸引力”。
  對于學校安排的實習,49.6%的受訪者認為關鍵在于類型和品質;49.5%的受訪者認為校方、企業將學生作為廉價勞動力;44.6%的受訪者覺得制定實習計劃前應當征得學生同意;35.5%的受訪者覺得校方意在提升學生實踐技能,無可厚非;28.7%的受訪者認為應當改為“自愿參與”;26.4%的受訪者覺得學生“太矯情”,為不愿吃苦找借口;21.4%的受訪者認為學生合理維權,值得鼓勵。
  董云晨坦言,學校在南京組織的實習,更像一場公司參觀和現場講座活動。“在實習期間,我們的主要任務就是在公司聽各種各樣的講座,并沒有實際參與某件具體工作”。
  今年八月份,北京某高校大四學生吳迪參加了學校組織的前往西安的實習。“那時候正是酷暑天,我們住的公司臨時宿舍又沒有空調,環境特別艱苦”。
  什么原因讓學生對學校安排的實習不滿意?民調結果顯示,47.3%的受訪者認為是培訓講課走過場,45.6%的受訪者認為是不尊重學生意愿,44.6%的受訪者認為是工資低。其他一些原因依次有:可能存在校企利益鏈(41.0%)、硬件環境差(36.7%)、伙食差(35.3%)、存在安全隱患(34.1%)、實習與所學專業不對口(29.3%)和實習工作缺乏技術含量(27.4%)等。
  北京某高校輔導員鄧凡(化名)認為,學校安排的實習在某種程度上減輕了同學們自己找實習的壓力。“也許對于頂尖的同學來說,找實習比較容易,但還有不少同學僅靠自己的力量很難獲得優質的實習機會,參加學校的實習項目反而更劃算”。
  大學生在校期間至少應有幾段實習經歷?
  來自廈門大學的研二學生孔鵬飛(化名)目前在北京一家風險投資機構實習,雖然學校并沒有明確要求,但孔鵬飛一直在努力尋找各種實習機會。“實習讓我見識到了真正厲害的人,也學會了從實戰角度看待課本上的知識”。
  大學生在校期間至少應有幾段實習經歷?調查中,41.5%的受訪者選擇3~4段,占比最高。41.3%的受訪者覺得需要1~2段,10.3%的受訪者覺得需要5~6段,2.0%的受訪者覺得需要6段以上。此外,5.0%的受訪者認為可以沒有實習經歷。
  鄧凡覺得,現在不少大學生有些“眼高手低”。“也許是因為母校名氣不錯,讓大家覺得自己一畢業就理應做最‘高級’的工作,而對一些基層工作不屑一顧。”鄧凡也坦言,自己收到學生對學校實習活動反饋最多的是“工作沒有吸引力”。“學校組織的集體實習,做的大多數是一線的基礎工作,甚至會直接進入工廠車間參與某個零部件的生產。有些同學覺得這種工作不夠‘上檔次’,但其實,哪怕是流水線作業中最簡單的一環,也少有人能真正掌握”。
  對于大學生身上可能存在的問題,63.3%的受訪者覺得是不愿吃苦;61.7%的受訪者認為是眼高手低,只愿做“高大上”的工作而不愿體驗基層工作;53.0%認為大學生缺乏長期規劃和長遠目光;48.9%的受訪者覺得是嬌生慣養;25.6%的受訪者認為是大局意識欠缺。
  “我希望學校在新生入學時,給出一個大學四年‘最低實習時長’要求。這樣每個人都能自主地分配實習時間,不至于被學校安排的實習打亂原有計劃。”李躍迎說。
  既保證實踐教育不掉隊,又要保障學生合法權益,人們對學校有許多期待。55.5%的受訪者建議校方利用學校平臺為學生尋求高品質實習;46.6%的受訪者建議制定教學計劃前先在學生內開展調查;39.9%的受訪者建議實習前開展思想動員、安全教育等準備活動;21.4%的受訪者覺得校方可規定實習的類別和數量,由學生自己按照要求尋找實習單位。
  此外,54.6%的受訪者希望與學校合作的企業盡力為學生提供良好的實習條件;40.8%的受訪者建議學校、企業和學生三方共同簽訂相關協議;30.4%的受訪者認為校方和企業有義務保障實習學生的安全;21.2%的受訪者希望學生加強自身吃苦耐勞的精神。
  “無論強制還是自愿,其實都是希望學生能強化在實踐中學習的意識。不要‘死讀書’,而要把學到的技能,積極地應用到實際工作中。”鄧凡說。實習生 崔艷宇


  

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    版權所有 Copyright © 2008-2015  ICP備案號:粵ICP備08105402號

廣州市海川運輸有限公司:http://www.bkwtnk.live  

客服熱線:020-37380995   服務監督:18565008080

江西多乐彩11选五走势图